欢迎访问:狠狠日日日啪干骚女-亚洲高清无码在线 视频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爸爸出狱后的妈妈

爸爸出狱后的妈妈

烈日下,冯子开和母亲周晚萍站在山北监狱门前,等着父亲冯满德刑满释放出来。高大厚重的监狱大门徐徐打开,冯满德提着一个帆布袋被两个狱警送了出来。冯子开快步上前叫了父亲,并对两位狱警说了几句感谢的话。

  然后接过父亲的帆布袋,一前一后朝出租车走去。冯满德见妻子坐在车上,张嘴想叫妻子,却被周晚萍冷漠的表情堵了回去。周晚萍看也没看冯满德一眼就招呼儿子坐到后来去。一家三口谁也没说话,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。刚才还和周晚萍搭讪的司机见情况不妙,也不再说话。

  冯子开有心想开几句玩笑缓和下气氛,却见母亲扭头看着窗外。心里叹气,只好作罢。一路上,除了出租车上的音乐声,一车人一声不吭。冯子开的家离山北监狱并不远,半个多小时车程。回到家楼下,付了车钱后,冯子开提议去餐馆吃一顿,庆祝父亲回来。没想到母亲突然甩出一句:“ 有什么好庆祝的,再庆祝他还不是那样。” 话没说完,一个人噔噔噔地上了二楼,把父子俩晾在一边。

  「爸,要不……下次吧?今天回家吃算了。」见自己的提议被母亲一口拒绝,冯子开有些尴尬地看着父亲说道。“ 怎么都行。” 冯满德点点头,一脸萧瑟地跟在儿子身后上了楼梯。

  回到家中,冯子开见父亲拿着衣服进了浴室。他直接来到厨房,站在母亲身后轻声问道:“ 妈,当着我的面你多少给我爸留点面子吧?周晚萍自顾自地忙碌着,没有理儿子。好一会儿,周晚萍才停下手中的事情,回头看了儿子一眼说:

  ” 为什么要给他面子?这些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,你都忘了吗?“ 说完解恨似的拿着菜刀很恨剁了几下砧板上的排骨。

  看着母亲高挑的背影,冯子开觉得母亲很孤独,他的心很痛。这些年来,母亲独自一人操持这个家,实在太不容易了。父亲没有一点责任心,不但不能帮母亲还经常给母亲惹麻烦。就这几年,父亲在外面惹事就坐了三回牢。身为教师的母亲除了要供他读书,还要给坐牢读书付伙食费,同时还要赔偿受害者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压力。因为父亲带给母亲和家庭的伤害,冯子开痛恨父亲。因为他喜欢母亲,深深地爱着母亲。母亲快乐他就快乐,母亲痛苦他就痛苦。为了帮母亲减轻负担,高考时他选择了师范专业。叹了口气,步履沉重地离开了厨房。

  平时只要他回来,家里肯定充满了欢声和笑语。父亲一回来,家里的气氛变得冰冷。冯子开不想父亲回来,有时甚至恶毒地想让父亲继续蹲监狱。他知道自己很自私,但他的自私一切源于母亲。他想母亲快乐,想母亲幸福。晚饭过后,冯子开跟父母打了声招呼,直接钻进房间。冯子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一想到今晚母亲要和父亲睡,甚至还有性生活,他就很痛苦。但他无力阻止事情的发生,因为母亲是属于父亲的,无论法理上还是情感上。他对母亲的爱只是一厢情愿,连母亲都不知道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。冯子开突然听到母亲房间发生激烈的争吵。心中不由一凉,跳了起来想看个究竟。刚推开门就看见母亲怒气冲冲地跑进客房。冯子开走到客房门口,抬手想敲门,想了想又把手放下来。走进母亲房间,想问个究竟。一进门就看见父亲光着身子坐在床头抽烟。” 爸,怎么刚回来就和我妈吵架了?“ 冯满德没有看儿子,低头继续抽烟。直到烟快烧到手指,冯满德才把烟头丢在地上,用力地搓挪了几下才抬头看儿子,张口就问:” 你妈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?“ 听了父亲的话,冯子开气的气不打一处:” 爸,你说什么滚蛋话?你坐牢的这些年,你知道我妈是怎么过来的吗?你不但不感谢她,还怀疑她。你是不是太过分了?

  “”这是男人说的话吗?“ 冯子开大声吼道。

  冯子开愤愤地甩门就出去。还没有道大厅,就听到父亲的叫声:” 那她为什么不肯和我同房?“”你自己好好想吧!“ 冯子开回头朝父亲房间吼了一声。母亲当年真是瞎了眼嫁给父亲这样的人。真的枉为人夫!冯子开坐在沙发上,痛苦地抓着头发。平静的家庭因父亲归来乱成一团糟,母亲更是伤透了心。冯子开静坐了很久才回房间。当大厅传来哐啷声时,冯子开知道父亲又鬼混了。晚饭时还信誓旦旦要重新做人的父亲,又自食言肥。” 狗改不了吃屎!“ 冯子开突然想到一句话。

  冯子来还是决定去看看母亲。推开房门就看见母亲穿着白色睡衣裤躺在床上。

  美目禁闭,眼角还有些泪痕。冯子开看得心疼极了。冯子开坐在床边,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被角帮母亲盖好。” 妈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我也难受。我爸太不是人了,如果你想离婚,就离吧!“ 冯子开自言自语地道。话刚说完,母亲就转过身背朝着他小声哭起来。” 妈,你别哭。你离了不是还有我吗?“ 冯子开最见不得母亲哭,母亲一哭他就心如刀割。冯子开想给母亲一个抱抱,给她温暖和安慰。

  ” 妈,让我抱抱你。“ 冯子开弯腰俯身靠在母亲耳边温柔的说。见母亲没有拒绝,冯子开侧身躺母亲后面。闻着母亲淡淡的体香,他激动地有些颤抖,呼吸也变得粗重。身体慢慢贴近母亲,右手放在母亲腰肢上,下体自也随上身和母亲屁股接触。刚碰到母亲身体,冯子开下体就硬了,吓得他把屁股往后挪。冯子开正想着怎么安慰母亲。母亲突然一个转身,把他吓了一跳。猝不及防之下,冯子开被母亲抱了个满怀。四片嘴唇相对,胸前压着母亲的两对饱满,肿胀的下体也死死着母亲的柔软。冯子开挣脱,无奈被母亲抱得太紧。紧张兴奋之下,让他觉得有些窒息。” 这些年,他在外面鬼混就算了。为了这个家,我一忍再忍。没想他刚放出来就那样对我。你说他还是人吗?“ 周晚萍伤心欲绝,泪流满襟。想到这些年的付出和忍让换来的是这样结果,更是悲从中来。

  ” 妈,你们吵什么?“ 冯子开见母亲如此伤心,心中的情欲减了七分。他拍着母亲后背,不解问道。” 他刚才……刚才要做那事。我不同意,他就怀疑我外面有人。“”呜呜,我不承认,他还要打我。“ 周晚萍下巴靠在儿子肩膀,伤心哭道。

  ” 妈,你别气了。我爸是什么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身体要紧!“ 母亲继续在他们性生活问题上纠缠,弄得冯子开答也不是,不答也不是,只好不停安慰母亲。

  ” 我爸实在太过分了。妈,你也别哭了。为那样的人哭不值得。来,先擦擦眼泪。“ 冯子开先用手抹了抹母亲眼泪。无奈泪水太多,只好伸手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。” 我受够了,不想和他过下去。过些日子就要和他离婚!“ 周晚萍哽咽着,任由儿子拭擦。

  冯子开知道母亲以前爱父亲。后来因为父亲一再伤害母亲,母亲才多次想离婚。但为了自己有个完整的家,母亲一直忍着,希望父亲能改过自新。可是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。如今母亲对父亲已经感到绝望。所有的事情,冯子开都看在眼里。

  他心里赞同母亲早日结束和父亲的婚姻。如果没有父亲,母子俩可能会过得更好。冯子开深深吸了口气,吻了下母亲脸颊:” 妈,离吧。无论如何我都支持你。“

  ” 嗯,妈妈知道你最好。“ 周晚萍抹了抹眼泪,抬头看着儿子。以前还怕儿子不理解,如今连儿子都赞同她离婚。长久压在心头的大事终于可以放下,心情随即轻松了许多。

  ” 那你以后跟你爸还是跟妈“ 周晚萍随即想到一个问题,眨巴着刚才还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儿子。

  ” 跟妈啊。“ 冯子开不假思索。 ”我才不要你跟着,你跟你爸吧。“ 周晚萍突然噗嗤一笑,手指点了点儿子额头。” 为什么?“ 冯子开有些不解。” 你说呢?

  小坏蛋。“ 说着,周晚萍脸上发烫地推了推儿子。她刚才没留意,直到阴部被什么东西顶的难受,她才发现母子俩姿势暧昧地躺在床上。可能儿子没往那方面想,单纯想安慰她。但周晚萍却羞了个大红脸。” 妈,我……“”还不放手,想顶到什么时候?“ 周晚萍说出那个” 顶“ 字时,觉得用词过于暧昧羞得扭过头去。两手不停地推着儿子,挣扎不停。 ”妈,我马上不顶你。啊,不是。妈。我不是故意的。刚才我只想安慰你。“ 直到这时,冯子开才明白母亲指的是什么。吓得赶紧松开母亲,说话更是语无伦次。 ”哼,安慰倒是没见着,便宜倒是给你占了不少。

  “ 周晚萍见儿子吓得不轻,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。

  ” 妈,你……“ 冯子开被母亲躁了个大红脸。抬头看见母亲淘气又可爱的样子,不禁有些痴了。 ”我脸上有花吗?嗯。“ 周晚萍觉得玩笑开的有点过,正想安慰儿子。没想儿子直愣愣地盯着她看,不禁有些奇怪。” 妈,你脸上当然有花,你本身就是一朵花。“ 母亲不提刚才的事,冯子开紧张的心情随即送了下来。马上恢复平日里油嘴滑舌的本性。 ”哼,刚才还占了老娘的便宜,现在又来调戏老娘,是不是皮痒了?“ 明知儿子油嘴滑舌,周晚萍还是一喜,作势要扭儿子的耳朵。

  ” 青天大美人,冤枉啊!小民只是实话实说啊!“ 母亲要使出法宝,冯子开假装吓得要跪了下去。” 好了,好了,说着你还真的入了戏。“ 周晚萍点了几下儿子的额头,笑着整理被儿子弄乱的睡衣,一本正经地说。” 妈,那你还生气不?

  “”要我生气不可以,那你怎么补偿老娘?“ 周晚萍语气一转,假装一脸严肃。” 小生身无长物,要不小生今晚舍身陪小娘子?“ 冯子开促狭地看着母亲,笑嘻嘻说道。” 滚,又想占老娘的便宜。“ 周晚萍被儿子的表情逗得又气又好笑。假装严肃的俏脸马上如绽开的花儿。抬起右脚假装要踢儿子,没想两脚一下被儿子抓住。

  ” 啊,开儿,你要干嘛?“ 两脚被儿子高高提起,吓得周晚萍花容失色地大叫起来。” 小娘子是越来越不听话,是吧?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。今天看小生怎么收拾你!“ 冯子开抓着母亲两只白嫩小脚站起来。然后提着母亲小脚悬在半空,在床上拖行。

  ” 开儿,放开妈妈,放开妈妈,啊!“ 周晚萍被儿子倒提着拖得天昏地暗,两手乱摆,一时想抓住儿子,一时又想抓紧被单,结果什么都没抓到,在空中飞舞着。” 下次还敢不敢,下次……“ 突然,冯子开的声音戛然而止。不知何时,母亲上身效果裸露出来。白腻丰腴的肚皮上两颗盈盈一窝握的乳房倒挂在胸脯上,小巧暗红的乳头嵌在中间娇艳欲滴。就连下体也被粉色睡裤勒出一个狭长小山包,中间有条小小的缝隙。冯子开看得热血沸腾,下体一下硬起来,顶着睡裤成了一顶小帐篷。

  冯子开一时呆住了。周晚萍睁开眼睛看到儿子痴痴地盯着自己看,娇嗔一声:

  ” 还不快点放妈妈下来,被你转晕了。“ 话还没说完,才觉得上身凉嗖嗖的。低眉一看,羞得她差点钻到地下去:” 啊,你混蛋,还不快点把妈妈放下来。“ 说完慌忙扯好睡衣,盖住春光乍泄的私处。” 妈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“ 冯子开回过神,慌乱地把母亲两脚一放,逃也似的离开了书房。” 啊,小混蛋。“ 周晚萍羞得满脸红霞不敢看儿子,两个脚跟落在床上痛得她大声叫喊。

  ” 妈……“”还不早点睡?“ 周晚萍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脚跟,朝门外喊道。” 明天早点起床。“ 随后又加了一句。

  ” 知道了。“

  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,回到房间,冯子开的心脏还狂跳不止。母亲雪白肥腻的乳房,小巧可爱的乳头,还有狭长饱满的阴埠全是他做梦都想看到的地方。刚才一不小心全部露了出来让他看了个遍。

  想到母亲那羞若桃花的俏脸,冯子开更是心潮澎湃。还没软下去的男根似乎又硬了几分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哥哥我对不起你 下一篇:高考后的福利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